今天是:

留学归来

留学归来

剑谭的春天(交流院校:台湾铭传大学)

发布者:朱兴灵 发布时间:2018-12-11 14:28:51 点击量:12

15级汉语言文学专业 朱兴灵  

交流院校:台湾铭传大学

对于一个在杭州住惯的人,像我,四月要是不穿上厚厚的毛衣,便觉得是奇迹;台北的春天是没有这种负重的。对于一个在宁波读书的人,像我,春天要是没有飘浮的灰尘,便觉得是怪事;台北的春天是明朗干净的。

四月初旬的一天,我们下了剑潭捷运站往上走,路过整片的鸽群,小鸽子们头和尾巴灰灰的一片,背和肚子雪白圆滚,尾巴和背交界处画着四条黑黢黢的“文身”,我观察了好一会儿,才发现台湾的鸽子竟不怕人!你往它跟前走几步,它往你那踱几步,真真是一群可爱的小动物。

顺着层层台阶往上,两旁是茵茵绿色,我们一行人走着,走到忘却了路途的远近,忽而一抹红色闯入了视野,近看是丛杜鹃花,不似校园景观那般被园艺师傅修剪得整整齐齐,山上的花草绿植是恣意的,他们随处生长。

剑潭山很静。游人稀疏,大多是年长者爬山锻炼身体,我们这般的年轻人实在不多见。顺着两人宽的台阶往上走半刻钟,视野渐渐开阔起来,只见树木把一座小平房围了个圈儿,靠近步道的地方立了个大门。这一圈树木在春天特别可爱,好像把这座屋子放在一个摇篮里,微风一吹,他们轻轻地说:“你放心吧,这儿保准舒服。”我想居住在这小山里的人,他们一看这些绿树,心中便觉得有了着落,有了依靠。

剑潭山又不静。剑潭山不似有些山那般凌厉尖锐,剑潭山让人感到温情。剑潭此地名,与郑成功息息相关。相传当年郑成功及其军队行经此河段时,遇见神怪造成的大风浪,为伏怪,郑成功抛一宝剑,降服了神怪。后人为纪念此事件,故将该河段与所涵盖流域以剑潭命名。还有我们回程的时候迷了路,靠着一个大爷给我们指的方向顺利出了山。还在山上看到了一个小亭子,名唤“无忧亭”。“我已亭亭,无忧亦无惧。”

但你要问春天有什么好,夏天闷热,秋天寂寥,冬天严寒,只有春天最温情脉脉。剑潭山的春天让我忘却了杭州冬日的湿冷,换上春装一股脑儿拥抱这漫山遍野的绿。如果说苏轼眼中的春天是“春色三分,二分尘土,一分流水”,那么我眼中的春天便是“春色三分,二分绿意,一分惠风。” 春天让人对一切都有盼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