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
留学纪闻

他们考上了全美排名前50的名校研究生

发布者:李燕妮 发布时间:2016-09-14 15:52:07 点击量:1557

人物介绍

郑其昌与王璐都是宁波大学科学技术学院2011级信息技术国际实验班学生,2013年8月初参加学院2+2项目赴美国南方州立大学本科就读。2015年,郑其昌考上《USNews》排名11的西北大学研究生,专攻计算机科学人工智能方向,王璐考上《USNews》排名47的东北大学研究生,专攻信息系统。

赴美:在科院就读信息技术国际实验班,出国留学变得顺理成章
  出国留学,是郑其昌和王璐自入学起就萌生过的念头,因此他们选择了科院新开设的国际实验班。“在这里,老师会侧重英语教学,也会跟我们分享一些出国的信息。所以到大二,我们就下定决心要出国留学。”郑其昌说,他们找学院老师咨询校方的国际合作项目,很快锁定了去美国南方州立大学读2+2项目,即大一、大二2年在科院,大三、大四2年在国外读,最后可以取得双校毕业学位证书。
  “以前以为出国留学是很麻烦的事情,但是开始准备之后,发现自己只需要把英语和专业课成绩搞好就好了,联系国外学校、申报项目等学校老师都会带着我们一步步做好。”王璐说,她认为这是走学校合作项目的一个好处。
  据了解,因为评价体系的不同,国外学校对国内成绩要求不是特别高,学生在科院只要不挂科,成绩能达到平均水平就好。当然为了增加申请成功的几率,同学们还是需要勤奋学习,尽力取得较好的分数。

语言关:从下了飞机连路都问不清,到无障碍听课,他们花了一个多学期
  到美国最先面临的就是语言关,郑其昌和王璐对此深有感触。记得初到美国刚下了飞机,发现竟然没有来接他们的人!两个人当时懵了,周围全是陌生的英语环境。他们跟工作人员询问找机场巴士,只会讲“bus”,美国当地人则一脸困惑,完全不知道机场还会有“bus”这种交通工具,后来才知道美国人常用的词是:“shuttle”。“在国内虽学了多年英语,考了雅思、托福,打下了一些基础,但是到真正交流还是要靠地道的语言环境。”郑其昌如是总结。
  美国学校为了帮助留学生尽早通过语言关,会在学期初开设“public speaking”(公共演讲)、作文课等语言课程。 在公共演讲课上,学生在一个学期内至少要进行四次公共演讲。“相比国外学生的积极发言,我们中国的学生都普遍显得沉默,这可能跟我们平时较少在公开场合发表演讲有关吧,但是这个课程逼着我们上台去讲,练了几次,胆子也练出来了,敢主动去交流了。”王璐说。
  作文课对学生也是有效的语言训练,教授看学生作文会比较注重主题和逻辑,以及词句是否恰当。比起使用高级词汇和复杂语法,他们更喜欢简洁流畅的表达。郑其昌记得自己曾精心准备了一篇作文,用了很多高级词汇和句式,觉得应该是一篇好作文了。结果在教授那里被批的一无是处,只拿了很低的分数。他才意识到,一语天然万古新,国内外语言讲究的精髓都是相近的。
  对他们来说,专业课听懂倒是容易,大概因为有PPT辅助,一些专业术语也是平时学习中就接触过的,而人文课当老师在台上侃侃而谈时,他们就傻眼了。“有时连作业布置了什么都听不懂。”郑其昌说,但是他们还是克服了沮丧,咬牙坚持了下来。大概一个学期之后,他们发现听课、交流不是那么难了。

课堂:他们的课堂更多是当堂讨论、测验,学生能够自学掌握的,老师在课堂上都不会讲
  刚开始接触美国教师的课堂授课,郑其昌和王璐还有所不适应。在国内上课前他们很少预习,因为老师会讲授课堂内容,但是在美国只要是学生可以自学掌握的,老师基本不会讲,讲也只会把重点、难点拎出来跟学生分析、讨论。
  让郑其昌印象最深的是作文课,老师上课开始只讲了5分钟,然后就拿出试卷来让他们当堂完成,测验成绩记入平时成绩。“考的内容都是书上的,当时并不知道要提前自学,所以分数很低,只得了C。”有了那次教训之后,每次上作文课前,他都会花至少两个小时自学。
  除了课堂教学模式不同,评价体系也有差异。美国学校较注重过程评价,一般情况下,平时课堂成绩占20%,出勤率占20%,期中考试成绩占30%,期末考试成绩占30%。最后教师会给出A、B、C三个等级评价。郑其昌对自己的作文课不满意,后来又重修了这门课,把成绩从C变为A等级。这在他所在的美国南方州立大学也是允许的。
小编偷偷告诉你

  为了鼓励留学生勤奋学习,南方州立大学对GPA达到3.5以上成绩优秀的留学生有一个学费减免政策,从第二学期起可享受州内学费,是原先学费的三分之一。(注:GPA指平均成绩,A等级为4分,B等级为3分,C等级为2分,以一学期6门课算,要达到GPA3.5,至少要3个A、3个B。)

课余:交友、打工、旅行让生活变得丰富多彩
  除了课业学习之外,郑其昌和王璐也会尽量把生活安排得紧凑而充实。
  最让郑其昌感动的是来自当地黑人室友的友好帮助,他的三个室友都是美国人,平时大家聊感兴趣的话题、聚餐,相处融洽。有次郑其昌吐露了自己作文课的苦恼,这位黑人室友当即找出自己以前的作文给他参考,郑其昌甚为感动。
  美国学校的课余生活很丰富,郑其昌很喜欢看NBA,南方州立大学所在的亚特兰大刚好是老鹰的主场,学校会组织学生一起去看比赛。“如果自己去的话平均花费是150美元,但是学校组织过去只需要20美元,其中还包括两顿饭钱。”郑其昌说。
  美国学校里面也会组织严谨的志愿者活动,这些活动能够帮助留学生和美国本土居民沟通,学校社团也都组织的很好。有时间还可以选择去打工,虽然原则上留学生不能在美国打工的,但是一般管的不会很严格。郑其昌当时在学校附近的一家中餐馆做服务员,从早11点到晚10点,基本上一天能够赚到120美元。此外,做老师助手、图书馆助手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,虽然工资不高,但是会有一些福利,比如说会提供美国的SSN(社保号,相当于中国身份证),有了SSN就可以在美国当地办理家庭电话卡,贷款,申请信用卡等等。这个SSN是可以终身使用的。
  对于中国留学生来说,在美国最好的奖励是去旅行,在美国的这几年,他们周末会与美国同学们去周边的小镇、郊区游玩,假期则做远途旅行,基本上玩遍了纽约、华盛顿、芝加哥等美国各大城市。

收获:考上了名校研究生,性格变得开朗健谈,会留在美国工作生活
  就收获方向而言,郑其昌和王璐表示他们最大的收获是在学业上,分别考上美国西北大学和东北大学研究生,未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。
  郑其昌和王璐初步打算毕业后留在美国,在西北大学往届中国学生中,工作起薪都在5万美元以上,如果能够拿到亚马逊、Facebook一类公司的offer(录用通知),即便一个普通“码农”,起薪都是10万美元,如果能够拿到苹果或者微软这些大公司的offer,待遇则会更好一些。
  薪酬待遇并不是让他们留在美国的主要原因,更为关键的因素是郑其昌发现这里能接触到专业领域最新技术,让人应接不暇,时刻充满新鲜感。“在美国所有的一切都是最新的,比如说Uber在去年才开始在国内流行起来,却在2年前就遍及美国了。包括物联网智能家居、AR、VR等技术,我们本科已经在实验项目中接触了,而近年国内才刚刚兴起。“郑其昌说
  留学带给他们的另外一个改变在性格方面。“留学真的影响了我很多,从不是特别自信、不爱说话到现在能够侃侃而谈,家人也惊讶于这些变化。”郑其昌说。
  也不能说没有遗憾,王璐说她最遗憾的是大学本科专业课没有学好,和老师也不大沟通,“和老师多多沟通,老师可以给你很多指导和资源。”将到这儿王璐轻轻地笑了一下,“幸好研究生时期还能补救。”
  对于郑其昌和王璐来说,他们是科院国际实验班第一届学生,他们学有所成,也非常愿意跟学弟学妹们分享他们的经历。“作为科院第一批赴美的小白鼠,当初可以取经的学姐学长一个都没有,希望同样想要出国的学弟学妹能够多了解一些经验,少走一些弯路。”郑其昌说。